當前位置:曄龍閣風水首頁 >> 風水大師 >> 風水故事 >> 正文

民間祖墳選地風水故事

  在民間,祖墳的風水是很有講究的,很多人斥巨資都要把祖先的墳地挑選最好的風水以庇佑后人,而關于民間祖墳風水的故事你知道有哪些嗎?如果你還不了解的話那就趕緊來看看吧!


  民間祖墳選地風水故事

  什么是祖墳?

  祖墳就是祖先尸骨埋葬或寄存(存放)的地方,這個地方可以是荒郊野外,也可以是住宅房屋,也可以是公墓骨灰堂等等任何場所,尸骨埋葬或寄存(存放)地方周圍的山水環境以及一草一木所構成的環境就是祖墳風水環境。幾千年的風水實踐,證實了祖墳風水環境和后代每一個人的命運之間有著密切的關系,雖然當代科學不能從根本上解釋其內在的原因,但也沒有人能夠否定“祖墳風水環境和后代每一個人的命運之間有著密切的關系”這一客觀事實的存在。在這里,僅希望通過一些理性的思考來理解和闡釋這一問題。

  清朝的民間祖墳風水故事

  清朝,山東招遠地區的一個村中,有戶人家姓羅。家中祖孫三代單傳,僅有幾畝薄田,窮家舍業。羅東的父親年近七十歲了,身患疾病。羅父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子孫能夠發達,但苦無良機。這一天,老朋友前來探望生病的羅父。羅父深知這位老友懂風水,就請求指點。老友只是笑了笑,對于幫助指點風水的事情卻避而不答。告辭的時候,羅父拄著拐杖親自把老友送到村口。  老友很感動,便遙指著遠處的一塊洼地,對羅父低聲地說:“看見那棵大柳樹旁的洼地沒有?這塊洼地就是個風水寶地。能把祖輩的靈柩葬在此地者,其子孫日后必有大成。你身體不好,不要再送了。快回吧。”言罷,老友拜別而去。

  隔年,羅父病情加重,把羅東喚至身前,將村口大柳樹下的洼地是塊風水寶地的事情告訴了他。沒過幾天,羅父病故。羅東按照父親生前的囑咐,把父親的靈柩下葬于那棵大柳樹旁的洼地處。羅東服孝守靈,眨眼間過去了三年。在此期間,羅東曾不惜欠債,送唯一的兒子去讀私塾。兒子很聰穎又勤奮好學,鄉試考得第一名。私塾先生預言:將來,此子進京趕考,必中三甲。同村的一家大富戶膝下有兩個兒子,生性愚鈍,鄉試屢屢落敗。看見羅家之子那么有出息,很是嫉妒。后來,發覺羅東所選的葬父之地與眾不同,就懷疑其中有玄機。大富戶特意施重金聘請了一個風水先生來村中點撥風水。那風水先生來到村口,一眼望見了埋葬羅父的那片洼地,他不停地點頭,說:這真是塊風水寶地啊!

  不久,大富戶主動跑到羅家,跟羅東商議,言稱,看中了村口那柳樹下的洼地,想在那里蓋座院子。如果羅東能移墳,他家愿以十畝良田作為交換。羅東當然不答應。大富戶又將條件提升到用二十畝良田交換那塊地,羅東雖然還搖頭拒絕,但心里卻暗自思量:我家中已負債累累,況且兒子的鄉試業已考中了,若用那塊洼地換回幾十畝良田,既能還上債務,又可以資助兒子進京趕考。這可是件好事情。當大富戶出價至三十畝良田時,羅東終于點頭應允了。就這樣,羅東選了個吉日將父親的墳從洼地里移出,另尋了一個地方下葬,換得了三十畝良田。那大富戶等羅家的祖墳一遷走,便迫不及待的把自家的祖墳遷入了這塊洼地。

  不及一年,羅東的兒子正準備進京趕考,卻莫名其妙的患了一場大病。羅家不惜耗家資為子治病,最終,將那換來的三十畝良田幾乎賣盡,也沒有把兒子的病完全治愈。羅東左思右想,后悔不該換出那塊風水寶地。再說那大富戶,雖然已把祖墳遷進了風水寶地,可兩個兒子的學業仍然沒有長進。這是怎么弄的?大富戶又去請教那個風水先生。

  風水先生掐指一算,遺憾地說:“那棵大柳樹旁的洼地下,原有一座蓮花池,池中有雙蟒盤繞,所以,絕對是塊難得的風水寶地。可為何出現了這些偏差呢?肯定是羅家在啟墳遷移的時候,不小心挖破了地器兒,風水寶地的寶氣全都散了。”大富戶心疼那白白換出去的三十畝良田,不禁嚎啕……

  祖墳的民間風水故事

  很久以前,曲溪龜山旁有一風水活地(叫鳳地)。相傳揭陽有一大財主,名叫楊起紹,他略懂風水,卻吝嗇得出名。樣樣事雞蛋算出骨,總是占人便宜。楊富人為父選擇風水地結識地師包坐營,包地師為人講義氣正直,為朋友兩肋插刀。

  包地師說楊家祖墓是塊“絕地”,若不移墳另葬,定然無裔。楊財主聞說之后十分惶恐,急請包地師擇地遷葬祖宗骨骸。包地師踏遍潮汕多山大川之后,有一日在揭東曲溪擇到一財丁貴三全福地——鳳地(今在揭東縣府至揭東人民醫院前后。古時縣政府周邊有一棵彎型似鳳頭龍眼樹,樹尾的葉子四季常綠,從遠望去有點像鳳冠。)

  包地師深知做好這風水寶地必傷地師本人,即無后裔和雙眼失明,但出于講義氣,包地師對楊起紹說:“為楊員外做這口風水對我本人傷害過大,你必須聽我二個條件,一是養活我一生,二是為我送終。”(算命)

  楊員外即答應:“好好好,無問題!”

  包地師擇日啟工,羅盤測分金,子午兼葵丁,必出貴丁(多生男丁)。鳳納榕江來回之水必成大富,鳳為百鳥之凰,日后出朝內大官。經過幾個月的修建,完工。包地師雙眼漸漸失明,日常生活由楊員外派的一丫鬟春桃侍奉。光陰似箭,包地師在樣員外住了將近一年,楊家生意興隆,家添男丁,家庭各方面也比較順利,包地師對待春桃看同女兒一樣。不久,有二日連續食羊肉,地師感動,對春桃說:“跟員外說我要在此住一生一世,不用天天用肉供養我,時長日久,花費太大,過意不去。”

  春桃一下子說不出話,有些猶豫不決。不說嘛對不起包地師,說嘛泄了楊員外秘密。出于好心悄悄地對包地師說:“這羊乃二日前羊掉進東司(廁所)的,楊員外說別浪費,煎給包地師食用,反正您也看不見。”

  包地師聽后,沉思了一會兒,也無作出反應 。

  過二天后叫春桃帶他去見楊員外。對楊員外說:“多謝您這些日子無微不至的照顧,我認真分析這口風水的美中不足,經過一些小修改日后更能大富大貴。”楊員外很感動,即日要對風水進行修改。包地師再經過擇日,啟工。他吩咐在風水前二十米挖一個大坑,挖到有黃水出時再告知他。果然挖出三米左右就有黃泉泄出。楊員外令家丁扶地師前往察看。地師到黃泉處,用手捧了一點黃泉擦眼睛,眼睛立即復亮。但他仍然顧作失明。說修改好了,他日便能大富大貴。其實風水已破,挖的是鳳奎(喉囊),黃泉水為鳳地龍脈之血,鳳即死。活地變成絕地。

  地師生怕引來殺身之禍,隔日偷偷逃走。

  過不久楊家生意失敗,兒女相繼生病至死、惹上官司等等不利之事接連出現。

  民間靈異鬼故事——遷祖墳換風水

  故事背景是清朝中期,大概是乾隆年間吧。吳老漢一家最近霉運不斷。這已經是他的第十三個兒子不到三歲就夭折了。

  但奇怪的是,他每次生個女兒都能夠正常成活,他家里現在已經有十幾個女兒了。吳老漢是個做小買賣的人,家里不是特別有錢,但也娶了一妻一妾,這兩個女人完全就成了自己的造人機器,而她們都非常爭氣,每人每年固定為他填個娃,只可惜他沒造化,兒子全部都養不活。

  雖然家產不算特別豐厚,但比起尋常人家還是頗有些資本的,所以吳老漢也希望膝下有個兒子可以繼承自己的家產和小本生意。

  但更加糟糕的是,吳老漢現在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越來越吃不消了,按他老婆細花的話來說就是,你以前射出來的是**,現在他娘的全是白水。

  吳老漢知道自己再不跟時間賽跑,不抓住歲月的小尾巴就再也沒機會了,但神醫巫醫和尚道士都請過,大門的朝向也調過好幾次,就是查不出個所以然來,每次生出的女兒都在無比茁壯地成長,兒子卻像是被詛咒了一般活不到三周歲。

  這樣一來,他們家每次天晴晾衣服的時候可就蔚為壯觀了,晾衣竹篙上全是花花綠綠的娘們衣服,看得鄰居們每次路過都要都啞然失笑。

  更具有黑色幽默效果的是,吳老漢家里居然連只公雞都養不活,而母雞們卻成群結隊地嘎嘎亂叫,那些母雞們還非常聽話地每天為他家產下一個蛋,有時候還是雙黃蛋。

  吳老漢決定去湘江上橘子洲尾的水神娘娘那邊問問。

  橘子洲是湘江的一個江中島嶼,許多人讀過Mao.ZD那首《沁園春。長沙》后,知道有個橘子洲頭,其實在另外一邊是還有個橘子洲尾的。

  而且在某些喜歡迷信點的老人眼里,橘子洲尾是個有靈性的地方。

  所以,雖然橘子洲頭名聲在外,但對于整個長沙城來說,橘子洲尾才是這座城市的靈性之所在。

  水神娘娘的傳說現在很多年輕人可能不知道了,但在老一輩心里確實有著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因為大家都相信水神娘娘可以保佑自己和全家平安,也可以保佑這座城市繁榮昌盛。

  在古時候,橘子洲尾還建立了一座水神娘娘廟,里面香客一直都很旺。

  去見水神娘娘之前,吳老漢按照規矩吃了七天齋飯,沐浴后又焚燒了一根香草,借助著香草的縈繞氣息祛除自己身上的俗氣,以免冒犯了水神娘娘。

  水神娘娘對每一個心懷誠意的老百姓都是歡迎的,也是愿意幫助他們排憂解難的。

  當然,水神娘娘并不能親自開口,但橘子洲尾的水神娘娘廟里有個懂得通靈術的老太太,據說她可以實現凡夫俗子和水神娘娘之間的對話嗎,因此從她口里說出來的話就代表水神娘娘的箴言

  對了,必須插一句,想要做水神娘娘的通靈師不是人人都合格的,必須是五十歲以上的老處女才行,而且相貌越丑越好,身子不能太高也不能太胖,因為通往水神娘娘住宅的縫隙是很狹窄的,男人,高人,胖人都進不去。

  如果那水神娘娘廟沒有拆除,外婆一輩子也不結婚的話,她無疑是個最佳的人選,不過如果外婆真的做了老處女,也就不可能有我了,自然也就沒法在這里為大家寫鬼故事了。

  吳老漢懷著無比虔誠的心向水神娘娘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

  “你家的祖墳上出了問題,”水神娘娘委托通靈師告訴他說,“你必須把祖墳遷一遷,否則你還會生出更多的女兒,你這輩子掙的錢都會花在女兒們的嫁妝上。”

  “請問水神娘娘,”吳老漢跪在地上問道,“我該把祖墳遷移到什么地方呢?”

  “這個你必須問風水師,我不好回答你。”水神娘娘的通靈師回答說。

  對于這個答復,吳老漢心里有些不服氣,心里還嘀咕了一句:水神娘娘不是很靈么,怎么也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啊!還浪費我一兩銀子呢!你光告訴我要去遷墳,又不指明到底遷往哪里,到時候如果我生出了孩子就是你的功勞,沒生出了就是我自己沒找好地方吧!

  “你站住!你這老頭居然敢對水神娘娘大不敬!”通靈師怒吼一聲。

  啊?吳老漢嚇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剛才那話壓根就沒有說出口啊,只是在心里默念了一下罷了,居然就被水神娘娘聽見了,真是太神奇了!

  吳老漢知道自己褻瀆了神靈,趕緊跪倒在地連聲求饒。

  “吳老漢,其實你自己先前做過什么事情你心里最清楚了,”通靈師又呵斥道,“你以為我就不想告訴你解決問題的方案嗎?還不是因為你自己做錯過一件事,將整個神仙界都得罪了。”

  “我,我,我…….我做錯過什么事情啊…….請水神娘娘明指………”吳老漢嚇得連磕頭,就像是在搗蒜一般。

  “你自己做過的傷天害理的事情,真的就全部忘了?”通靈師問道。

  吳老漢真的不記得自己曾經做過什么傷天害理之事,沒錯,自己是個市儈的小市民,做生意的有時候喜歡沾點小便宜,有時候看見大街上的美麗**會有點邪惡的想法,但這些行為真的會把天上的神仙都得罪了嗎?

  不至于這么嚴重吧?

  “罪民實在不記得了,”吳老漢搖著頭說,“請水神娘娘明說!”

  “你記得你家現在住的房子是那年修好的嗎?”通靈師提醒他說。

  “記得,是三十二年前修好的,”吳老漢回憶著說,“那一年我第一次娶媳婦。”

  “那你一定沒有忘記,你家修房子的時候,那些梁木是從哪里來的吧?”通靈師又問道。

  “沒,沒……..沒忘記……..”剛說出口后,吳老漢的后背就開始發涼了。

  他為自己當時的糊涂后悔不迭了。

  因為他當年那些修房子的梁木都是從后山上掩埋死人的墳場附近偷回來的。

  其實,這也不能完全說是偷,吳老漢是個做買賣的人,不像農民在鄉下有田有地,但要去買市場上買那么多梁木回家,他又舍不得花錢,于是他便動起了歪腦筋。

  因為亂墳場一帶的許多山地都是沒有明確主人的,所以他便每天趁著夜色去亂墳場砍樹,自己再用工具鋸成修房子用的木梁。

  吳老漢忽然記起了,自己當年去偷樹的時候,有些墳墓旁邊是生長著大樹的,自己也確實砍斷過一些這類大樹。

  造孽啊,真是造孽啊,想不到自己當年為了貪圖幾個小錢,居然讓自己得到這樣的報應,真是太不值得了!

  “想起來了吧,”通靈師又告訴他說,“你當時砍下的那幾根梁木確實不值多少錢,但你的行為卻讓很多死者的靈魂沒法安息,你要知道,風水師為死者挑選墓地都是要綜合考慮的,一棵樹一棵草都是他們的參考物,你這樣認為地破壞人家的墓地風水,你誰天上的神靈要不要懲罰呢?”

  “老漢知罪。老漢知罪了,”吳老漢臉如菜色,“請問水神娘娘,我該如何彌補自己犯下的過錯呢?”

  “按理說你把人家的墓地風水破壞了,這種后果是沒法逆轉的,”通靈師又回答說,“但天上神靈念在你平日里為人還算忠厚,決定給你一個贖罪的機會,這樣吧,你明天一早去把整個長沙城的叫花子都叫來,做一頓豐盛的午餐讓他們吃得飽飽的,算是將功補過吧!”

  “這個自然是沒問題。”吳老漢一口答應了下來,他是多么想有個兒子啊,想得都快要瘋掉了。

  當時的長沙城其實不可能會很大,全城的叫花子倒是不太多,這頓飯也不可能花費自己太多錢,倒是如何將他們全部召集起來確實是個頭疼的大難題,因為水神娘娘說過,要將所有的乞丐都請過來,少了一個都不行。

  于是,吳老漢頭一天下午便在市區里的大街小巷上都貼滿了公告,說自己明天請大家飽吃一頓,雖然乞丐們大多數沒文化看不懂字,但這種事情傳播起來速度卻是驚人的,見到這種特大新聞,識字的人自然會告訴乞丐們,乞丐們又會告訴自己的朋友。

  這樣做還不保險,吳老漢還專門請人去各大街道巷口大力宣傳,喊得那些人喉嚨都要冒煙了,吳老漢心想應該差不多城里所有的乞丐都聽到了吧?

  第二天一大早,吳老漢就請了十幾個大廚過來幫自己做飯,為了避免有些沒飯吃的窮人也冒充乞丐過來吃霸王餐,吳老漢還特意多準備了一倍的糧食和菜肴。

  那一頓飯確實豐盛,乞丐們一個個都吃得非常過癮,吃完后便心滿意足地打著飽嗝出去了,一出門逢人便夸吳老漢是個大善人。

  吳老漢心想這回應該可以知道祖墳地該遷往哪里了,于是又請來了全長沙城最有名的風水師為自己尋找搬遷后的墳地。

  “不好意思啊,吳老漢,”在吳老漢的祖墳附近看了一圈后,那風水師面有難色地支吾道,“你家的墳地真的很奇怪,但以我目前所掌握的學識,確實又看不出奇怪在哪里,自然是沒法幫你找到適合搬遷的地方了。”

  “什么?你可是全長沙城里最有名的風水師啊!”吳老漢心里著急道,“如果你都不知道該遷往哪里,那我該怎么辦呢?不行,這個忙你必須幫到底,大師,麻煩您耐心點多看幾眼嘛……..”

  “這不是多看幾眼的問題,”風水師說,“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我只要轉一圈就知道有沒有譜了,對不起,吳老漢,愛莫能助啊,要不,你再去水神娘娘那里問問?”

  沒辦法,吳老漢只好又硬著頭皮去了水神娘娘廟里。

  “水神娘娘啊,我吳老漢對天發誓,現在確實有悔過之心,”吳老漢痛哭道,“昨天給乞丐們做的飯菜也沒有絲毫馬虎,這點我絕對是對得起天地良心的。可風水大師還是說他現在看不懂我家的祖墳,麻煩水神娘娘跟各位大神通融一下,不要再施障礙遮蓋住了風水大師的慧眼好嗎?”

  “這點各位大神自然是知道的,”通靈師說道,“不過你還是沒有完全按照我所說的去做。”

  “冤枉啊,水神娘娘!”吳老漢驚叫了起來,“老漢我可是心懷著悲天憫人之心去做施舍的,心里沒有一絲不尊重和褻瀆啊!”

  “我指的不是這個意思,”通靈師說道,“我想要說的是,你并沒有將全長沙城里所有的乞丐都請到,還落下了一個小乞丐沒有來。”

  “原來這樣啊!”吳老漢這才恍然大悟了起來。

  確實,整個長沙城里的乞丐自己不可能全部認識,理論上來說也不太可能同時叫到,誰能保證哪個乞丐哪天恰好身體不舒服來不來,再或者哪個乞丐哪天恰好吃飽了懶得走動了呢?

  “你現在必須馬上去找到那個小乞丐,”通靈師又告訴吳老漢說,“然后單獨請他吃一頓好的,這樣你就可以遷墳了。”

  “這個沒問題,”吳老漢一口答應了,“請水神娘娘告訴我他在哪里呢?”

  “他在城西一家城隍廟里,已經病得快不行了,所以昨天沒去成,”通靈師說,“這個可憐的小乞丐已經救不活了,所以你才要去讓人家好好吃一頓,再給他多一些臨終的關懷啊!”

  “好,我這就去!”

  吳老漢立即就出發去了城西的城隍廟,果然發現一個廂房的大門后躲著一個面黃肌瘦的小乞丐。

  那小男孩大概八九歲,長得非常機靈可愛,吳老漢都有點像把他帶回家當自己的兒子養了。

  但這孩子確實已經病得不行了,他的呼吸和脈象已經非常微弱了。

  “爹,你為什么到現在才來看我啊!”一見吳老漢過來抱自己,那小男孩忽然親切而急切地大叫道,“當年你為什么要把我拋到雜草叢里呢?”

  “什么?你叫我爹?”吳老漢顯得非常驚訝,“我,我沒有你這么大一個兒子啊!”

  吳老漢確實沒有過這么大一個兒子,因為他的親兒子都在兩三歲的時候就去世了。

  不過小乞丐這聲“爹”,叫得吳老漢心里非常舒暢,他記得自己那些夭折早逝的兒子一個個都是在剛學會叫“爹”的時候就離開自己的,這也讓他不由得對這個小乞丐產生了一種親戚感。

  “爹,我叫小胡偉啊!”那小乞丐又說道,“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小胡偉?”吳老漢的心里砰砰作響了起來,“你不是已經……..”

  “爹爹,真的是我,”那小乞丐又說道,“我就是你六七年前丟在亂草叢里的那個親生兒子啊!”

  吳老漢終于記起來了,自己是有個兒子叫小胡偉的,因為自己的小老婆姓胡,所以才取了這個名字。

  而那小胡偉跟他所有的哥哥一樣,小時候體弱多病,到兩歲半的時候就因為頭部發燒被醫生診斷為死亡了啊!

  因為當地有個習俗,不滿十六歲的孩子死去是不能埋在土里的,吳老漢記得當時自己是含著淚水將小胡偉拋到雜草叢的啊!

  難道小胡偉并沒有死去,而是頑強地存活了下來?

  只可惜小胡偉現在有一次命若懸絲了,看來自己命中想求來個兒子,還真是一波三折不容易啊!

  二話不說,吳老漢趕緊把小胡偉帶回家,然后好好地讓他吃了一頓美食。

  吃完那頓飯后,小胡偉的生命就到此結束了,他是帶著笑容安詳地死去的。

  小胡偉在臨死前嘴里還念叨著說,“爹爹,其實你還有個兒子沒死,他,他,他就在……..”

  還沒等小胡偉說完這句話,就恰好咽氣了。

  對于小胡偉的話,吳老漢不是很相信,一個臨死的人神志都不清,還怎么可能知道連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呢?

  再說了,自己的那些兒子每個去世后,可都是自己親自拋到雜草叢的啊!

  因為長沙城里最后一個乞丐也吃到了自己的大餐,吳老漢于是又過去拜托那風水先生為自己搬遷祖墳。

  這一回風水先生答應了,而且說他已經看中了一塊適合他們吳家的陰宅(即墓地的意思),要吳老漢帶上人和工具就出發。

  一行人來到原本的祖墳前,當吳老漢撩起鋤頭挖開自己父親的墓地,打開棺材的時候,里面忽然鉆出一個小孩的腦袋。

  這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包括見多識廣的風水先生。

  埋葬死人的墓地里,怎么可能會有大活人呢?

  這里面可沒有空氣沒有陽光沒有食物完全密封的啊,這人就算不憋死也要被餓死啊!

  但那分明就是個大活人的腦袋瓜子啊!

  而且那腦袋還在繼續往上爬,漸漸地露出脖子,上肢,腰子,臀部和下肢。

  是個小男孩的樣子,一個大概五六歲,非常健康可人的小男孩。

  就在吳老漢和一大群人都呆如木雞的時候,那小男孩忽然朝吳老漢叫了起來:“爹,你來了啊!”

  什么?他居然也叫自己爹?

  吳老漢有點懷疑自己聽錯了。

  昨天小胡偉叫自己爹,還僅僅是讓他驚訝罷了,畢竟那是在城隍廟里,而這里是什么地方,這里可是墓地邊啊!

  難道這孩子也是自己以前丟在草叢里的死嬰兒?

  不可能啊,自己怎么可能同樣的錯誤犯兩次呢?在丟每個死兒子的時候,他都是摸過他們鼻子底下,明明沒有呼吸的啊!

  但那個清脆的聲音又叫了一聲:“爹!”

  “你,你,你是………”吳老漢感覺這孩子有點眼熟,但絕對不是昨天死去的那個小胡偉。

  他忽然又記起小胡偉昨天臨死前跟他說的那句話,“爹爹,其實你還有個兒子沒死,他,他,他就在……..”

  莫非小胡偉說的就是眼前這兒子?

  “爹,我叫小胡瓜啊!”那小男孩又朝吳老漢說道,“難道你就不記得我了嗎?”

  “小胡瓜!真的是你啊!爹爹怎么會不記得你呀!”吳老漢喜極而泣道,“難道你也沒死,是爹爹又不小心把你扔到亂草叢了?小胡瓜,是爹爹對不起你……..”

  “不,爹爹,你沒有對不起我,”小胡瓜也非常激動地說道,“我當時確實已經死了……….”

  “那,那,那是什么情況呢?”吳老漢問道。

  “我也不知道呢,爹爹,”小胡瓜撓著腦袋回答說,“我記得兩歲那年自己確實是死去了啊,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剛才我忽然又感覺自己的頭上被人摸了一下,然后迷迷糊糊地就發現自己在這里醒過來了,一切都像是做了場夢一般,你若要問我再多,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了……..”

  顧不上那么多了,也沒必要考究那些小細節了,吳老漢知道是自己的誠心感動了上蒼,所以才將小胡瓜重新賜給自己。

  雖然有點奇怪為什么小胡瓜明明在陰間死了幾年,現在的樣子卻也隨著年齡變化長大到了五六歲的樣子,但他心里知道,他吳老漢的兒子只要熬過三周歲這個大門檻,以后就會一輩子平平安安的。

  祖墳照常得搬遷,不過吳老漢明白,水神娘娘叫自己搬祖墳的真正目的,是要自己打開老父親的棺材,然后再將小胡瓜還給自己。







民間祖墳選地風水故事、而關于民間祖墳風水的故事你知道有哪些嗎

香港两码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