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曄龍閣風水首頁 >> 風水大師 >> 風水故事 >> 正文

神秘的中國民間風水故事

【導語】今天網小編和大家分享一則關于中國民間風水故事。在民間一直有流傳關于神秘風水的故事,那么你又看過多少呢?現在跟小編來看看吧!

  兩人來到恒白鎮上,人人都向他兩個側目而視。楊帆自知在山上呆了這大半月時間,落拓成了什么模樣可想而知,即使想象不到,回頭看看彭也就知道了,頗自慚形穢。只是這家伙滿面漆黑,衣衫襤褸,象個叫花子一樣,偏偏走得昂首挺胸,神氣十足,全然不顧別人的目光,倒像個得勝回朝的將軍。楊帆暗暗好笑,又實在佩服這人的勇氣可嘉,臉皮粗厚。

  彭也帶著楊帆來到初來時住的那個招待所,還好值班的女服務員雖然皺起了眉頭,倒沒有把二人趕了出去。二人各自回到自己房間,自然是開大了水龍好好洗漱了一番,一頭栽倒在床上就睡死過去。

  多少天沒有踏踏實實在床上睡過這么香的一覺了,彭也在夢中把家鄉的美食都吃了個夠,吃著吃著,忽見對面的食客抬起頭來,笑嘻嘻的一副一見如故的模樣,竟然是顆龍頭!彭也大喜,叫道:“龍兄,總算找到你了,你往哪里去!”那龍眨眨眼睛,一轉眼間變了一張臉,竟是楊帆的臉,不由大是奇怪,說:“妹子,你怎么在這?”楊帆沒好氣地說:“我怎么就不能在這!”驀然一驚,醒了過來。

  他睜眼一看,果真見楊帆坐在對面的沙發上,關切的看著自己。忙說:“大妹子,是你叫醒我的?”楊帆點點頭,說:“我一覺醒來,太陽都落山了,就過來叫你吃飯去,想不到你比我還能睡。我是餓狠了,不得不叫醒你,你可別怪我啊。”淺淺一笑,彭也笑說:“咳,剛才我做夢還在吃呢,那個香啊。煩你稍等,咱們這就走。”一骨碌爬了起來。

  兩人慢慢走在恒白鎮的街上,燈光稀疏,涼風爽爽。默默走了一陣,楊帆嘆了口氣,說:“唉,真象做夢一樣。”彭也油然而生感應,說:“是啊,人生本來就是夢,來來去去都在夢境里搗騰。”楊帆深深看他一眼,說:“你把什么都看作是夢,只有那條龍是真的…連我也好像不存在一樣。”彭也一愣,不知她所言何意。

  楊帆說:“你看我這套衣服好看嗎?”彭也一看,眼前登時一亮,原來她換了套白色衣裙,與她白膩的肌膚相得益彰,尤顯楚楚動人。彭也大是歡喜,笑道:“原來我的妹子換衣服了,真好看。”楊帆笑道:“能不換嗎。再不換,就怕別人會把我看成討飯公主呢。”彭也笑說:“你是討飯公主,我就是討飯…老國王了。”楊帆噗哧一笑,說:“干嗎不當王子?你也沒多大年紀。”彭也不知為何,心突地一跳。

  楊帆指著前面一家店面說:“到那里吃飯吧,看起來也還干凈。”兩人進了店面,隨便點了幾個菜,特意要了一瓶啤酒,爭得楊帆同意后,給她也倒上了半杯。彭也抿了一口酒,長長舒了口氣,說:“這樣的酒飯,擱平時我壓根看不上眼的,可現在香得我差點連舌頭都咬下來。”楊帆笑著說:“男子漢的,哪有這樣喝啤酒的,象個女的一樣。來,干了!”努力做出豪爽的模樣,喝了一大口啤酒,立時臉泛紅暈。彭也眼睛一亮,說:“妹子,你還別說,我可算找到感覺了。來,干了!”把酒一飲而盡。

  楊帆笑問:“你找到了什么感覺?”彭也笑瞇瞇地說:“就是大學里喝酒的感覺,和猴子他們就這樣大杯大杯的干,痛快!”楊帆淡淡地說:“是嗎?”不再說話。

  彭也吃了口菜,說:“妹子,你假期快滿了吧?”楊帆說:“你不愿我再跟著嗎?那沒關系,明天咱們就分開走路吧。”彭也愣了愣,說:“我不是那意思,我怎么會不愿你跟著呢?”楊帆立時問:“那你是什么意思?”彭也雙手一攤,大聲說:“我什么意思也沒有啊,不就隨便問問嗎?”

  不知怎么的,氣氛有些發僵。這時候,小飯店墻上掛著的電視機正在播放,兩個都努力把注意力轉到那邊去,似乎在躲開一種無形的壓力。電視上正在放演一部紀錄片,說是一個大學的研究機構,組織了一個探險隊,深入川西藏邊,對一些尚無人跡的荒谷雪域進行考察。這正與他兩個眼下進行的工作一樣,兩人不知不覺就看入迷了。片子中提到,探險隊在探索過程中發現了一些不明生物的痕跡,在一個湖泊旁還親眼目睹了一樣生物從水里騰空而起,飛去不見,因此懷疑是一種兩棲生物。看到這里,兩個的眼睛都亮了,都轉過頭向對方看去,不約而同的點點頭。

  彭也下意識的說:“川西?好嘛,從最東北到最西南,穿越了整個中國,太遙遠了。”楊帆微笑著說:“剛才我說話不太注意,你別見怪。”彭也一擺手,說:“跟我妹子見怪?哪能呢。”楊帆笑著說:“我還有一個建議。不是要去四川嗎?要經過武漢我的母校某某大學。學校在地質分析上的力量是最強的。你找到的兩塊玉石,不如拿到大學里去分析一下,看看究竟是什么成份。”

  彭也大喜,說:“好啊,虧得你提醒。咱們也把找來的東西分析分析,看看究竟是什么,免得盲人騎瞎馬,白忙乎一場。”楊帆低頭一笑。

  兩人在恒白鎮上好好休養了兩天。原來楊帆打算第二天就上路西行,彭也說還沒歇夠呢,又多耽擱了兩天。其實楊帆怎不知道他也是在照顧自己,其實他可比自己心急多了。

  兩人乘客車到北林,轉乘飛機飛到武漢,出了機場就直奔大學而去。

  楊帆找到自己過去的老師,請她帶著去分析中心檢驗玉石。老師看見她與彭也偕行,不住地沖她擠眉弄眼,意思是這位就是你的男朋友吧?只是彭也在側,也不方便貿然動問。楊帆不知怎么去說,只裝做不懂。見老師這副心急的模樣,好像比嫁自己的女兒還上心,不由啼笑皆非。

  分析結果要兩天后才能出來,兩人只好在武漢逗留兩天。楊帆請老師吃飯,老師說事情太忙,脫不開身,改日再約好了,就與她分手了。臨行前丟下個意味深長的眼色,笑嘻嘻離去,弄得楊帆直搖頭。

  逗留武漢兩天的時間里,楊帆領著彭也游覽了武漢三鎮的各個有名景點,登黃鶴樓發思古之幽情,臨大江而嘆逝者如斯,著實玩得痛快。回到賓館,已是夜里時分,兩人互道晚安,回房睡去了。?








神秘的中國民間風水故事、

香港两码中特马